戰後,台灣一直作為中國主體之下的客體而存在。政治上,台灣被接收台灣的流亡中華民
國政府所統治;人文上,中國則是詮釋台灣意義的依據,台灣無法自我詮 釋。在這種宰
制下,台灣的主體性被壓抑,人民的自我認同也被扭曲,從而,「台灣」與「中國」的關
係就成為二元對立,並在民主化過程中表現為台灣性對抗中國 性,或本土性對抗外來性
的衝突與緊張。

  首次政黨輪替後,「台灣」取得相對的主體性,而許多權威性的民調也都顯示,「台
灣人」認同已逐漸 成為國家認同新主流。這可說是民進黨執政八年、陳水扁總統任內,
台灣政治最巨大、幾乎是革命性的轉變!

  受限於中華民國憲法的基本格局, 和國家認同變遷帶動的族群緊張,雖然台灣主體
意識在民間社會已經有高度的成長,但在政治上仍有待新的解方乃至新的領導性論述。這
也就是何以隨著台灣主體性 議論的高漲,學界乃至政壇對族群政治的關注也就益為熱切


  在我們過去的本土-民主化論述裡,「被壓抑的台灣性」和「能壓抑的中國性」是 一
組相互定義的基本概念,也因此,「台灣主體性」就和「去中國化」難以切割。對我們而
言,追求自由、真理,就必定要反抗中國體制對台灣人民不公不義的壓 迫,以實踐我們
的主體。這種反抗敘事的道德性,武裝了我們的精神,也團結了許多個體,不但使手無寸
鐵的台灣人民得以打倒威權、創建民主,更使「台灣人」的 群體想像和台灣民主共同體
的建構成為可能。

但這種關於台灣性與中國性對立的架構,事實上是特定歷史條件下的產物,而不必是
先驗的必然。 作為政治工作者或社會實踐者,我們自當對時空條件的變遷保持適當的敏
感與回應。在民主化之後的台灣,至少在政治和社會領域中,中國性對台灣性的宰制地位
已 經動搖;而其文化霸權意義上的支配性,也在開放的文化情境中面對競爭或挑戰。則
台灣主體性的建立和發展,就不再與反抗中國性的支配必然關聯。

   進一步思考,如果我們的意識與行動長久滯留在「反抗」的歷史階段,則反抗與被
反抗者之間的關係就成為互相實現的預言,而必然被僵化、固著化。這種關係, 就像漢
亭頓(Samuel Huntington)式的西方基督文明本位主義和賓拉登(Usama bin Laden)式的伊
斯蘭原教旨主義的相互需要與依存—它們雖不是兩個世界衝突的起點(事實上是衝突之下
的產物),但確實具有相互增強的作用。

   因此,如何從「反抗的時代」有意識地過渡到「重建的時代」,將會是我們真正能
鞏固台灣主體性的關鍵。民主進步黨曾經在2004年以全國黨員代表大會通過 《族群多元
、國家一體決議文》,具體定義了我們對多元文化憲政民主體制的價值和追求,並表達了
對「「外省」」族群歷史經驗的理解、尊重與肯定。這使戰後以 來在台灣情境中演化的
中國性,得以與台灣性調和甚至整合,而成為一種動態演進的新台灣性想像。這類論述工
程值得我們繼續努力開拓之、豐富之。如果在鞏固並 深化民主的情境中,「外省」族群
對中國性的想像、情感和認同不能被理解、尊重與接納,甚至被負面化、污名化,持續地
被當作應與以去除的雜質或干擾,則我們 可以想像,「外省」族群將難以在這樣排斥性
的台灣性想像中得到安身立命的空間,甚至必須出之以種種的反彈和對抗,從而開啟台灣
島上另一段反抗與被反抗的悲 壯。其實,這正是首度政黨輪替以來發生在台灣並繼續發
展中的不幸故事--民主化竟未許諾我們牛奶與蜜之地,反而帶來團結與衝突的艱困課題,
令許多人沮喪。 試問,對於不同族群無法一同慶賀的事物,我們豈能視為台灣的勝利?

  因此,我認為,重新追索、理解台灣性與中國性的關係,是台灣主體性辯 證的必要
工作,也是台灣主權建立與維護的內在基礎。對於戰後台灣的中國性,我們必須能夠區別
其中必須要被去除的宰制性,和作為多元文化架構下的人文價值。 也就是說,在重建的
時代,我們必須超越單純的去中國化階段,而回歸到去客體化的原始立場,重新審視台灣
性之中的中國性,尤其要正視其本土化經驗。這個任務 必須要在不同領域、從各個角度
,廣泛檢視發生在台灣土地上的中國性,尤其戰後中華民國體制的質性,與隨帶而來的「
外省」族群的離散經驗。

   方今台灣各種本土社團紛紛成立並熱衷參與各種政治活動之際,台灣教授協會紮紮
實實地舉辦了「中華民國流亡台灣60年暨戰後台灣國際處境」研討會,從國際 法、政治
學、社會學、歷史學乃至人類學等不同學門、方法,以嚴謹而持平的學術態度,發掘過去
一甲子來中華民國體制在台灣土地的印痕,更探討了戰後中國性在 台灣的建構及其對台
灣性的具體影響、意義與內涵。我認為這將會是啟動一個重大論述新方向的很好起點,對
參與這項研討的諸位學者們,我願藉此序表達個人的敬 意,並期盼各界可以此論文集為
參考座標,展開中國性與台灣性之間更積極的對話與協商,邁向台灣主體性的「重建時代
」。





--
看了頗感動
我看蔡英文有很強烈地
要靠這次選舉
一舉重建台灣主體性及凝聚全民共識的企圖

雖然一開始遭到統媒強力醜化
但畢竟蔡英文是蔡英文
非傳統話都講不清楚的民進黨政府人物

我相信他會利用未來6個月的時間
大舉宣傳民進黨的理念,還有10年政綱的!

(跟我寫GRE作文時的理念很像,摛賊必先摛王! 最關鍵的連結如果沒有成立,接下去不管講什麼都是白搭。所以要批評要挑戰就要從最源頭下手! 源頭解決了(假設成立了)下面才好說。不然一切都是屁呀【白話翻譯:如果台灣內部族群問題搞不定,我們如何團結面對中國的挑戰?!】)

 

我有得蔡英文很有機會實現

讓我們像韓國一樣

最後兩黨人民放棄對彼此的成見

大團結,穿上共同的衣服,手拉手宣示

然後整個大韓民國全力往前衝刺的願景!

 


我覺得下面這篇的留言討論頗得我心

流亡政府? 泛藍的五子哭墓荒謬劇

joentyi7 
但我同意陳生大的看法,kmt因為小英的溫和中性,正躊躇不知如何下手之際,這時丟出這個議題對眼前的選戰而言沒有多大好處,但我想小英主席不可能不知道這樣的道理。

我猜測大概是預做十年政綱的舖陳,小英主席擅長細火慢燉,幾次煎熬之後掀鍋所帶來的驚喜,讓我更有信心等待她再電一次kmt。

 

 

 

 

lyfel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為什麼要看貶自已的價值
  • 你可以對一九五○年蔣介石逕行宣布在台灣復行視事掌政的適法性發出質疑 .

    可是台灣是中華民國經由對日八年抗戰所收復的國土 , 是毫無疑義之處 , 當中華民國正式對日宣戰時 , 就同時宣布與日本所簽訂的任何條約即時作癈 .

    也就是台灣在中華民國正式對日開戰當時已經是回復為中華民國的故有國土 . 差別只是在於當時中華民國對台灣沒有實質有效的控制而已 .

    要不然誰能說明馬關條約的效力什麼時候失效 .

    同時割讓的遼東半島又有那個國際條約聲明歸還中華民國 .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