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宣傳ECFA的不當手段


01/15/2010
作者 陳博志


  經濟政策本來就有點複雜,加上政治因素就更複雜,ECFA還是涉及所有產業和兩岸敵對的政治經濟問題,一般人當然更難弄懂,更難弄清楚其中的利弊。不過一般人雖然不太瞭解雞蛋的全部成分,天天吃蛋到底有益或有害健康的問題,也被不同專家弄得愈來愈不確定,但如果一個蛋是臭蛋,我們雖不是專家也不必吃掉整個蛋,仍然只要把蛋一打開就可憑臭味而判斷它是一個臭蛋。政府雖然不願詳細說ECFA的內容,又做了很多ECFA非簽不可的宣傳,但我們只要從政府宣傳中的幾個重要跡象,就可以像聞到臭味一樣,確定那是一個壞蛋。
我們可由政府宣傳中的四種臭味來判定ECFA是個壞蛋。第一是政府相關人士是否無法理性說明政策,而要強辭奪理。第二是各種政策都有利有弊,政府是否是談利而不談弊。第三是政府是否製造急迫感而不想讓人民好好考慮。第四是政府是否說謊扭曲或掩蓋事實。

壹、政府強辭奪理的方式

 一之一、國民黨政府還沒講清楚,所以人民不能反對

  強詞奪理的一個例子就是國民黨祕書長金溥聰去年12月16日剛上任時對民進黨的批評。他說民進黨自己說仍不清楚ECFA的具體內容,卻就強烈反對,正當性有所不足。這句話看起來好像有道理,好像反對ECFA的人不知道內容就反對,是盲目反對。然而真正的問題是馬政府還未說清楚ECFA是什麼,ECFA的內容也還未定時,就說一定要簽,而且今年就要簽。反對ECFA的人是反對這種還沒內容,還沒讓人民知道和討論,就一定要簽,而且不可以公投的獨裁做法,以及這種逢中就抱的心態。金祕書長口才便捷,可惜竟然拿國家重大政策來耍嘴皮。

 一之二、政府說沒拿出替代方案的人不能反對

  另一種最近常見的強詞奪理方式,是說反對ECFA的人沒有替代方案,所以還是該簽ECFA。要吃蛋的人要知道整個蛋是好的才可以吃,但任何人只要知道蛋有一部分是臭的,就當然不可吃。主張要簽ECFA的政府必須說清楚ECFA整個是什麼,但人民只要知道ECFA之中有一些很不好的結果,不必知道其他部分就可以反對而且應該反對,政府至少要把臭掉的那部分切掉再說明其他部分仍可吃,不能說沒看到其他部分就不能不吃。政府的說法在邏輯和事實上都是站不住的耍嘴皮,但人們也很容易一下子就被唬住。若張三拉住吳小姐說妳要嫁我,吳小姐說不要,張三說那不然妳要嫁誰,張三出來就是沒有替代方案,所以非嫁張三不可。那我們一定認為張三不是流氓就是瘋子。但有些官員乃至媒體對ECFA的說法就是這樣。吳小姐可能目前不想嫁,目前沒決定要嫁誰即使可能嫁張三,也仍要談聘金和一堆條件,豈可說因為她說不出要嫁另外那個人,就說她非嫁張三不可?反對ECFA的一種替代方案就是不簽,而加強其他努力。另一種替代方案就是要再加上很多條件,要有更多瞭解才能談簽或不簽。這些其他努力和可能條件,反對盲目簽ECFA的人都談了很多,反對者也提出先進行個別產品減稅談判,不要一次就談90%產品免稅的FTA,或者把未來可能性綁住的架構或框架協議,政府置之不理,卻反咬反對者沒有對策,真是會耍嘴皮。

  真正的問題是政府沒想ECFA之外的其他替代方案,一心一意要簽ECFA。而這種非你莫嫁或非買不可的心態,在談判上必將被對方吃定。有關可能之替代方案及ECFA非要不可的條件,請看台灣智庫網站中之「ECFA的重要問題及解答」,以及「對政府ECFA政策的批評與建議」。



貳、政府只說利益而避談傷害的態度

 二之一、政府避談對中國產品也要開放和免稅,以及這將對人民造成的傷害

  其次來看政府只說ECFA的利益不說其傷害的情況。ECFA不管怎麼簽,依WTO的規定,最後一定須包含某種形式的自由貿易協定(FTA),也就是我國和中國90%以上的貿易必須互免關稅。但政府一直宣傳中國對我免除關稅的利益,卻幾乎不提我國須對中國產品免關稅,因此很多產業國內市場可能會被中國搶走的傷害。因為政府避談對中國產品免稅,所以政府當然就講不清楚ECFA是什麼,人民因此無法弄懂,政府因此也未好好準備救助那些會受傷害之產業及其勞工的政策。這種只談利益之心態也使政府在估計東協和中國成立FTA對我國的傷害時,假設我國產品被東協產品取代時,廠商會不做任何努力就減產裁員,而勞工也不做任何轉業的努力就失業,所以政府說失業情況嚴重。但在估計ECFA對台灣的影響時,卻假設被中國取代而受衝擊產業的勞工通通可以到其他產業找到工作,所以不會有失業的問題。

  這類的例子很多,例如馬總統在兩岸直航時對農民說直航使農產品更容易運去中國賣,所以對農民是有利的。他卻不提直航也使中國農產品更容易運來台灣賣而搶走台灣農民的生意和工作。他更不提中國賣來台灣之農產品是我們賣去之五倍的事實,因此農民甚至政府都不知道直航很可能使農民受到的傷害高過利益的五倍。

 二之二、政府強調現在的糖衣而掩飾因未來會吃到的毒藥

  馬政府在推ECFA政策時,從開始就說「對我們有利的先做」,卻從不提「對我們不利的很快也要做」,不提有不少對我們不利的也因對方要求而必須先做,更不提對我們不利的是那些事情。馬政府說兩岸協商「先易後難」、「先經後政」,卻沒告訴人民說「後難」的部分是人民會受到大傷害的市場開放,以及絕大部分人民無法接受的政治統一。馬政府更沒告訴人民,這些「先易」「先經」的部分做了之後,我們的經濟被中國套住,中國只要用經濟制裁做威脅,「後難」「後政」的部分我們將被迫接受中國的主張,台灣將失去其自主性。

 

   二之三、政府講的都是資本家的利,而不管弱勢者將受之害

      馬政府在ECFA和其他兩岸政策所講的「利」絕大部分都是資本家的利,如石化業產品可以免稅賣到中國,和台灣的企業可以去中國拓展事業等等,而卻不提產品被替代和企業到中國發展的代價是台灣的勞工會失業,勞工的工資及福利會下降,以及內需型弱勢產業會被中國企業取代或控制等等問題。馬政府講ECFA有利的數字都是GDP的增加,而避談GDP其實只增加0.25%,實在很少,而其中又多數被資本家和大企業得去,弱勢者反將受損而很多勞工要失業的事實真相。馬政府在兩岸其他政策,如利用MOU、ECFA和陸資來台等議題炒作股票和不動產,以及更開放產業赴中國投資等政策,也都是誇大資本家可得到之利,而不管弱勢者買不起房子和失業等問題。

 

參、政府製造急迫感以讓人民無法冷靜思考

 三之一、政府以「別人都簽了」的不實訊息來製造人民的急迫感

接著來看馬政府製造人民急迫感的做法。政府常說其他國家都簽了FTA,只有我們和北韓沒有,我們將會邊緣化,所以非和中國簽ECFA不可。大部分國家確實都和一些國家簽了FTA,但更大的事實是很多國家彼此之間並沒有簽FTA,美日、美歐、和日歐之間都沒簽,有些國家甚至簽了人民都還反對。所以FTA雖然是很多國家有簽,但更多國家之間並沒簽或不想簽。馬政府用語言文字上的混淆說「大家都有簽」,誤導人民說這是非趕快跟上不可的流行,以製造人民的急迫感。

 三之二、中國的不公平競爭才是我們最大的威脅

  實際上歐洲有FTA或更高的合作已50多年,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也已20年,我們都照常能拓展這兩大市場。40年前歐洲各國給其他開發中國家GSP的關稅減免,卻因中國的排擠而未給我們。美國在1980年代取消給我國的GSP而繼續給其他開發中國家,但我們都照常發展。近年我國失去的市場很少是被FTA成員取代,而是被中國產品取代。1990至2006年之間,我國產品被中國取代的金額佔我國對美出口的85.6%,而墨西哥才取代我們11.9%,墨西哥自己對美出口則有7.1%被中國取代。中國的廉價勞工、不公平競爭手段、以及台商投資,才是我國產品最大的敵手。馬政府把外國FTA當最大威脅根本是搞錯對象,而馬政府要拉大對中國投資和結合中國,並且不抗議和控訴中國不公平手段的做法,乃是完全搞錯方向的政策,乃是對台灣最大的威脅。

 三之三、沒簽FTA並不會被邊緣化

  我國的出口近半數是資訊產品,這些產品因各國都已簽FTA這個協定而免稅。我國出口到中國和東協的產品絕大部分是它們要加工出口的原料零組件,這些也都因各國經濟特區和外銷退稅的規定而實際上免稅。其他產品我國只要有特色或獨到的技術與專利,像很多高科技產品及高品質水果,也不會被外國取代。所以外國FTA對我國的傷害其實很小,各機構的估計多不到GDP的1%,我國絕對不會因外國簽FTA而發展不下去。這問題可參閱台灣智庫網站上之「沒自由貿易協定不會邊緣化」一文。何況APEC的FTA乃至WTO和各國自己推動的自由化也會持續進行。真正等大部分國家都相互簽FTA時,APEC的FTA和WTO的全球自由化也必將會更快達成。馬政府故意忽略這些對我們有利的事情,而製造人民的急迫感,以強迫人民不能思考就接受ECFA,簡直是和電話詐騙集團一樣的手法。

 三之四、政府誇大外國關稅來嚇人民

  馬政府為了增加人民的急迫感,還常說東協加一之後別國賣到中國免稅而我國要納9%的稅。而實際上由於在前述各種免稅和退稅的規定,同時有些高稅率的項目也很少有貿易,因此中國2006年實際的平均關稅負擔已只有1.95%,我國賣到中國的東西屬於加工出口等免稅的比例又特別高,所以我們實際的關稅負擔必更低,但政府還是常拿那嚴重高估而只有少數產品須納的9%關稅來嚇人民。

 三之五、政府誇大東協加一對就業的衝擊二十四倍以上,以製造非快簽ECFA不可的恐慌

  馬總統去年2月27日政府開始採用ECFA這名稱來做宣傳時,在電視上公開說,東協加一會造成我國11萬4千人失業,他很痛心,所以要趕快簽ECFA來免除這失業。但台灣智庫隨即以記者會和書面的方式,依正確的數據指出,馬總統這項數字起碼高估了24倍,所以ECFA不必急著簽。我們也曾在去年4月11日民進黨民間國是會議時要經濟部長尹啟銘說到底馬總統和台灣智庫誰才對,但尹部長不說,政府到現在也不敢對這質疑提出答辯。



肆、政府為推銷ECFA而扭曲許多事實和學理

 四之一、行政院長誇大ECFA節省的關稅三倍或兩千億元

  接著來看馬政府扭曲事實的做法。他們扭曲事實和學理的地方極多,這裏只說明其中的一部分。這些扭曲事實的說法有些可能是惡意扭曲以欺騙人民,有些則可能是相關人員的無知又缺乏溝通,也就是政府內部並未細心研究和討論ECFA及其對策的草率心態所造成。最近的一個例子是吳敦義院長去年12月29日說,簽ECFA可以讓我國出口品繳給中國的關稅省90億美元,近3千億台幣。(見工商時報12月30日)。這麼大的利益讓很多人覺得值得簽,但這並非事實。去年11月9日財政部到立法院報告時指出,2008年我國出口到中國所繳的關稅估計是1,047億元新台幣。換言之,吳院長的數字比財政部多了近3倍或2千億元。這是吳院長故意誇大利益以欺騙人民?還是政府內部根本沒有溝通,吳院長不必問財政部就可以自己隨便講個數字?政府應該對外說明白。值得注意的是財政部數字似也沒考慮出口退稅,也沒考慮關稅可以部分轉嫁給中國消費者,因此也是嚴重高估的數字。

 

四之二、經濟部塗改掉電子電機業3,000億元的營收損失 

政府委託研究機構估計出的ECFA之利益就算正確,也只有幾百億元,而吳院長對節省的關稅一高估就是2千億,手筆真大。但手筆更大的是經濟部。政府委託的各項研究都說簽ECFA會使電子電機業的產值減少約9%或3千億元左右,經濟部卻以專家調整為理由,直接把這項損失改為零。以權力凌駕學術的霸道心態,以及扭曲事實和數字來欺騙人民的做法,不輸給獨裁國家。

 四之三、扭曲依賴的定義以迷惑人民

  馬政府對事實另一個重大扭曲是依賴中國的程度和風險。我國出口有四成以上是輸往中國,這是主要國家依賴中國最高的比例,次高的韓國只有百分之二十幾出口是賣到中國。我國對中國的依賴度已是全球最高,馬政府相關人士這十年來卻一直說我們鎖國,不利用中國的機會。最近有些人甚至誣指批評ECFA的人是「不和中國貿易」。也有學者說,我國賣到中國的產品很多是加工出口到其他國家,所以不算依賴中國。這種說法也一樣是扭曲。只要中國可以用租稅、行政、乃至政治手段來干擾這些賣到中國的產品,而使相關的廠商乃至我國政府畏懼或必須接受中國脅迫,都是我國或廠商對中國的依賴。這些出口若會因中國的匯率或其他政策改變,以及因中國的經濟社會波動而改變,也都是我們對中國的依賴。

 四之四、欺騙人民說依賴中國沒關係

  大家都知道雞蛋不可都放在同一個籃子的道理,但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卻說,依賴中國不是問題,我們怕的是他們不讓我們依賴。確實當我們或某些企業高度依賴中國時,中國即可以用減少乃至停止進口來逼我國政府或這些廠商就範。所以太依賴的結果確實會使我們怕中國不讓我們依賴。江董事長若知道更依賴會更怕他們不讓我們依賴的道理,為何還處心積慮提高我們對中國的依賴,實在令人費解。

 四之五、用已經依賴很高所以要更方便依賴的歪理來造成進一步的依賴

  政府也不顧依賴中國的風險,而編了一個最依賴所以要更依賴的歪理。馬政府說,因為我們出口已40%以上賣去中國,中國是我們最大的市場,所以我們要優先和中國簽ECFA。但和中國簽ECFA的結果,對其他國家的貿易要納關稅而對中國不要,因此我們的貿易必將更依賴中國。中國以政治制裁我們的風險就更大,中國經濟波動使我國經濟受害的危險也更大。這種依賴繼續下去,我們就會不得不更依賴中國。馬政府上台以來以台灣對中國的依賴而主張非直航三通以及簽ECFA不可。馬政府也主張識正書簡以統一兩岸文字,又要和中國統一產品規格和標準。現在也有人主張讓人民持有人民幣存款,新台幣要釘住人民幣甚至改用人民幣或「亞元」,以降低兩岸經貿往來的匯率風險。但這樣一步一步和中國往來更方便更低風險的代價,乃是我國的產品規格和其他國家不同,我國和其他國家間匯率波動加大,而使我國更依賴中國。最後一定會有人說,兩岸的來往不要簽證,兩岸的法令要統一,才能方便已經非常依賴中國的兩岸經貿往來。

 四之六、政府漠視高依賴的後果是使台灣失去自主性及促使中國民主化的能力

  除了這些制度上的「統一」,經貿產業依賴中國的結果,也將使中國能利用不買或不賣東西等經貿制裁手段,迫使大部分企業乃至政府不敢說出中國不喜歡的言論。仍想要言論自由的人也因為媒體受制於中資老板、中國市場,以及受中國脅迫之廣告主,而很難透過媒體把言論傳播出去。所以主張台灣自主性和要求中國自由民主及人權的言論都將在台灣漸漸消失。我們不只會失去追求自主的能力,也會失去促進中國民主化及自由人權的能力。由此看來,政府一步步更依賴中國的政策,也違背了希望中國自由民主之人士的理想。

 四之七、政府欺騙人民說簽了ECFA就可以和其他國家簽FTA

  馬政府也不敢說要完全依賴中國,所以馬政府表面上仍說和中國簽ECFA是要全球化,而和中國簽了ECFA,其他國家就願和我們簽自由貿易協定(FTA)。然而這都是騙人的。馬總統去年2月27日自己承認說不能和其他國家簽FTA乃是因為中國的阻擾。2009年4月11日尹啟銘部長在民進黨民間國是會議上被質問,中國有沒承諾在簽ECFA之後即不阻礙我國和其他國家簽FTA,尹部長不願回答。但4月13日幾位部長到立法院報告仍說,簽了ECFA之後其他國家就較可能和我國簽FTA,而4月14日中國對外經貿部卻發出聲明說FTA是主權國家的行為,中國不允許其他國家和台灣簽。後來馬總統也說和中國簽了不一定能和其他國家簽FTA。但有些官員卻仍以外國較願意或才願意簽來誤導民眾。最近馬政府甚至在沒有任何保證的情況下,空口說白話地說簽了ECFA 後我們會和其他國家簽FTA。在中國惡意阻擾下,馬政府這種沒有保證而且自相矛盾的說法,當然不可信。

 四之八、政府不敢提出能保證我國可和其他國家簽FTA的辦法

  許多人曾要求政府在簽ECFA時,必須要中國保證不阻礙我國和其他國家簽FTA。經濟部的回應是我們是主權國家,所以要和外國簽FTA不必中國同意。但事實上我們並非要中國「同意」,而是要中國保證「不阻礙」,所以和主權國家無關。經濟部把我們該做之合理要求,胡亂矮化為若要求就不是主權國家,實在莫名奇妙。而記者問馬總統為何不要中國在簽ECFA時做出不阻礙和其他國家之FTA的承諾時,馬總統竟說要中國承諾是很奇怪的事。其實很多契約和條約都曾設訂生效條件,我們只要訂說ECFA要在我國和美國及日本的FTA將來生效時才同時生效,就可以有效保證中國不能阻礙我國和美國簽FTA。這樣的簽法一點都不奇怪,也不傷中國的面子。倒是馬政府不敢批評中國對我國的圍堵,不敢要中國不阻礙我國和其他國家簽FTA,卻一心一意要配合中國的策略而讓我國只能和中國密切往來,不能和外國簽FTA,才是很奇怪的事。

 四之九、馬政府欺騙人民說ECFA和政治無關

  中國從三十年前恢復兩岸經貿往來時就明言,兩岸經貿往來的目的是要促成「祖國統一」。針對ECFA也明言要在胡六點的一中架構下簽訂。中國最近要發展和ECFA有密切關聯的海西經濟特區,中國國務院的政策綱領也明言這政策是促成祖國統一的重要戰略部署。但馬政府卻告訴人民說ECFA不涉及政治。

  前述更依賴中國更會被中國以經濟力量脅迫的問題,以及中國用經濟力量脅迫台商及其他國家的問題,包括法國總統接見達賴喇嘛,中國即停辦對空中巴士之訂單,中國旅客因巴黎人抗議奧運聖火即不去巴黎,以及高雄因放映熱比亞電影而失中國觀光客等事實,馬政府都當做沒發生。所以馬政府才能謊稱ECFA不涉及政治。

 四之十、外國FTA未公投我們就不該公投?

  馬政府也說ECFA不涉及政治,所以不必公投。馬政府又說其他國家兩百多個FTA只有一個公投,所以ECFA不必公投。然而ECFA涉及政治已如前述。而全世界可沒有任何一個FTA是兩個敵對國家互簽,也沒有簽約的任何一方用大量飛彈對準另一方,聲言要併吞另一方,甚至不准另一方和其他國家簽FTA。兩岸如此特殊,本不該簽FTA,而人民要求公投,政府竟敢用其他國家之FTA沒公投,以及ECFA不涉及政治,來剝奪人民公投的權利。

  何況公投就是孫中山先生所主張之直接民主中的創制複決。孫先生可從沒說政治議題才可以創制複決,限制條件多而不合理的公投法也不敢說政治議題才可公投。馬政府強烈反對公投,不只是違背孫中山先生的思想,也暴露馬政府扭曲事實,要以他們的想法壓倒民主民意的心態。

 四之十一、政府及相關人士用錯誤的說法來欺騙人民說工資不會因ECFA而被中國拉低

  台灣經濟高度依賴中國除了政治上被脅迫之外,另一個重大副作用是台灣工資會加速被中國拉下去。這道理很簡單。當低工資生產的中國產品更容易賣到台灣時,台灣同類產品的生產者即會因售價下降而無法再付出原來的工資,所以台灣的工資就會被往下拉,勞工甚至會失業。但馬政府相關人士卻動員不少人,用盡各種錯誤的說法,不惜扭曲學理,甚至用人身攻擊漫駡,想否定這種拉低台灣工資的作用。這問題涉及學術分析較多,而相關人士的扭曲說法也不少,因此本文不詳加說明,請參閱台灣智庫網站中「要素價格均等化定理的政策運用」、「要素價格均等化定理不是石器時代的理論」、「誰在怕要素價格均等化」等等多篇相關文章。








--
超好用的彈藥庫
網友們將可針對每一條馬政府的謊言/2100宣傳的觀點
一一加以突破

 

張三和吳小姐那段真是經典

呱啦建議應改成金三和馬小姐才對XD

 

 

 

 

 

 

lyfel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瓜啦
  • 金三跟馬小姐不用聘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