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資訊中心 2009/12/20 22:54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趙家緯整理報導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1220/109/1xb72.html



2009年12月19日,哥本哈根時間下午2:15(台北時間晚間9:15),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的執行長德布爾(Yvo de Boer)開著最後一場記者會。發言中強調全球超過百位領袖一同參與COP15,並親自參與實質協商,是前所未見的狀況。其指出最後大會通過的哥本哈根協議(Copenhagen Accord) 極具政治上的意義,也具有些具體的要素,是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協定。但卻也坦承,這協議中沒有法律約束力的目標、亦沒有個別國家的減碳目標、沒有詳細說明 300億基金該如何募集以及分配。意即此協議是個起點,在明年墨西哥第16次締約國會議前,協商出更詳細的內容,以推動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具體議定書。

如果從巴里島會議來兩年間9次會談,只是將「路線圖」變成個「起點」,那麼更需仔細檢視此哥本哈根協議的內容,方能評判要將COP15貼上「望」本哈根(Hopenhagen)抑或「破」本哈根( Brokehagen)的標籤。

哥本哈根協定的實然

此份已獲美國、歐盟、日本、加拿大、中國、印度等總排放量佔80%以上與受害最深小島國家同意的協議(編號FCCC/CP/2009/L.7文件),明顯是立基於17日晚上經由26國提出的版本,而後在經由美、中、印、南非、巴西等五國會議修正,詳列出要求附件一國家,均需於2010年1月31日之前,提出其減量目標,而非附件一國家亦須在該期限前,提出其國內所規劃採行的減緩行動。此番變化,顯示美國總統歐巴馬對協定的具體影響。而為了讓小島國家聯盟同意此協定,此協定中指出2015年時,將再依已達成的減量行動,檢視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的最終目標,包括能否能將增溫控制到1.5度以下。

相較共同願景上的模糊,以及在「調適」、「技術移轉」(Technology Transfer)以及「減緩森林退化」(REDD)等議題上的原則性的描述,此協議於「資助」(funding)方面,則顯為清楚與詳細。協議中同意墨西哥領銜提出的「哥本哈根綠色氣候基金」的成立,以協助發展中國家進行「減緩森林退化」、調適、能力建構、技術發展等。

而已開發國家承諾將於2010年至2012年之間,提供300億「新增」以及「額外」的資助。而此協議中強調此資金的運作應為調適與減量並重,但強調對最低度發展國家、小島國家、非洲等,調適應為優先。在「財務資助」的長期承諾,則是如美國所要求,強調基於落實「有意義」以及「透明」的減量行動的前提之下,已開發國家將於2020年時,共同提供每年1000億的資助。

此協定中,針對同為巴里島路線圖中重大議題的「技術移轉」以及「減緩森林退化」等,其僅強調將設定一技術機制(Technology Mechanism),以加速技術發展與移轉,但強調此移轉程序應為具有各國差異性,基於其所需以及優先順序,提出所需協助發展的調適與減緩技術。「減緩森林退化」上,則強調意識到此行動對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貢獻,將有REDD的延續計畫(REDD-plus)。

綜合以上,似乎此協議並未偏離巴里島路線圖以及兩年各式會談的主軸,那為何仍引起蘇丹、拉美以及公民社會的不滿?

哥本哈根會議的應然

事實上,諸多簽署此協議的國家,並非對其內容全然支持,歐盟與英國會談代表既表達此協議未達期望,但避免整個談判毫無具體成果,故仍簽署。而蘇丹、拉美以及公民社會,分別在場內以及場外提出對此協議的嚴厲抨擊。蘇丹主要是針對實質內容上,強調以增溫攝氏2度為目標,無疑是對非洲進行的大屠殺(Holocaust)。拉美國家則一再指控協定制議程序的不透明,抨擊此類的密室政治,是對聯合國體制的政變。然而為何此協議,會被綠色和平執行長Kumi Naidoo指控為「對後代子孫的背叛?」

下表為針對哥本哈根協定協議內容以及國際氣候行動網(Climate Action Network)於COP15開議前提出的「公平、積極的、具法律約束性的協議」(Fair, Ambitious and Binding deal, F.A.B.)進行比較。從表中既知,不論是在各個議題上,兩方均有顯著的落差。然而讓公民團體最感不滿之處,在於雖於協議中指出以控制增溫兩度為目標,但目前各國承諾的減量目標,僅能將增溫幅度控制在攝氏3度。既使在協議中看似最進步的資助上,兩方都尚有一倍以上的落差。公民團體不僅被排除在最後的協商程序之外,又面對與其期望落差甚大的協議內容,不滿與憤怒絕非僅是「氣候恥辱」所能表達。

愚蠢年代已定?

決定這一代人歷史評價的14天,到頭來換得的只是在實質議題些幅的前進。德布爾雖於記者會上強調接下來的戰場應優先於各國國內施壓,迫使其提出更積極的減量承諾。然而為了產出此協議,卻將為未來的國際談判埋下諸多變數。

最後協議的形塑過程中,顯見美國已打算在此氣候變遷的國際政治場域,積極施展其影響力。然而其採用五國閉門會談的方式,修正僅由26國研提出的協定,再輔以會議第三天既爆出丹麥秘密協商文件一事,均讓G77以及拉美國家,對整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的談判程序,萌生極高不滿。特別是在此公約是採共識制,而非如聯合國其他決議可採投票制,且有否決權。因此G77以及拉美國家是否會因此拒絕參與後續的協商,埋下公約破裂的變數?

若要扭轉其局勢,美國勢必需主動跟拉美國家協商。然在歐巴馬決定增兵阿富汗之後,拉美左傾國家對其原具的期待,既已破滅,玻利維亞總統Morales亦直接於記者會上點出應把殺人的錢,用來救人。要求美國應把軍費,用來協助發展中國家因應氣候變遷。

但處理拉美與G77的不滿之前,歐巴馬更棘手的是需面對美國共和黨在此議題的態度。六位參與COP15會議的共和黨籍國會議員表示仍懷疑氣候變遷的科學證據,甚至明白指出2010年是選舉年,不可能通過會造成能源價格上漲的氣候變遷相關法案。這些國會議員的態度非常強硬,面對媒體詢問在COP15 上,是否有特別找小島國家的代表會談時,均表示其行程過滿,無法安排相關會面。

但面對即將增溫攝氏3度的世界,全球豈有再次枯等美國總統拯救一切的好萊塢劇情上演,況且歐巴馬已於COP15會議上,抹平其與前任總統的差異了。或如同綠色和平的呼籲:「哥本哈根會議落幕,但對抗氣候變遷的行動並未止息。」更多的直接公民行動,奪回決策的權力,迫使政客們回應全球公民的對環境永續的素樸期待,方能以系統變遷(System Change),對抗氣候變遷。

lyfel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